<wbr id="fssj3"></wbr>
<var id="fssj3"><td id="fssj3"></td></var>

    <u id="fssj3"><bdo id="fssj3"></bdo></u>
    欄目分類 / classification
    聯系我們 / contact us

    河池市國有資本投資運營(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金城江區金城西路25號辦公樓(原河池市財政局)
    電話:0778-2235115
    傳真:0778-2235115

    廣西物資集團北海機電公司原總經理潘運貴侵吞國有資產案——2023年國企違紀違法警示教育案例(三)

    發布時間:2023-03-30 10:38:00   來源:    點擊:
       “本以為提前退休就能安全著陸了,沒想到3年后還是逃不過黨紀國法的制裁。站在被告席上的廣西物資集團北海機電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潘運貴悔不當初。
        2019年5月15日,潘運貴涉嫌貪污罪、受賄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一案,在北海市銀海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潘運貴被指控單獨及伙同他人侵吞國有資產達1300余萬。
                         
                       與助理合謀成立私企,開始損公肥私

        曾經的潘運貴是一個懷揣理想抱負的年輕人,他為了工作廢寢忘食,一心為公司謀利益,隨著廣西物資集團北海機電有限公司的不斷發展壯大,他也從公司的“新兵蛋子”逐級向上,最后成長為北海機電公司的掌舵人。然而是什么讓潘運貴忘了初心,起了私心,最終滑入違法犯罪的深淵?
        “北海機電公司之所以能從一個僅有十幾名工人的小公司發展成為一個年收入過億元的大企業,全都是我的功勞,但集團公司的領導不信任我,讓我有了危機感。有壓力就有想法,有想法就要謀出路。”
        腐敗往往源于權力任性。2006年,潘運貴看到二手車的市場火爆,便與助理謝華共同合謀成立私營公司,并利用職權截留了北海機電公司的業務收入進入他們私營公司賬戶。從此,“犯罪之門”就此打開,一發不可收拾。潘運貴逐漸失去了曾經為公司發展努力打拼的初心,在人生天平上加了“私心”的砝碼,人生的天平開始失衡。
     
                          想方設法蠶食公司肥肉
        為了個人利益,潘運貴總是不遺余力。
        “2006年,在經營活動中,我預感到北海汽車行業將迎來高峰期,需要大量配套的土地和商鋪資源。”此時的潘運貴“嗅”到了“商機”,他意識到土地是最重要的資源,要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上,于是他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把機電公司租賃高農村委會的土地資源暗中轉移到私營公司名下,再建設鋪面返租給機電公司經營。他認為這樣做機電公司的經營成本雖然提高了很多,但營業收入沒有什么變化,集團很難察覺,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公司掌握了土地資源,即使以后自己不做機電公司領導了,土地不租給機電公司經營,還可以租給其他人。為此,他將個人公司10%的干股作為好處送給時任高農村委會主任的李榮本,誘使李榮本利用職權,幫助他們篡改北海機電公司與高農村委會的土地租賃合同。為了將謀取土地差價的伎倆長期進行下去,潘運貴利用職務便利,先后將北海機電公司多項工程指定給李榮本施工。而李榮本也是個懂“規矩”的人,在2007年至2013年這6年間,潘運貴收取了李榮本的“感謝禮”共計9萬余元。
        潘運貴并沒有意識到如此“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利益鏈條,早已逾越了法律的底線。然后,潘運貴以個人公司名義,用截留公司業務所得的資金先一步介入租地、建設樓房鋪面后,再利用親戚朋友的名義與北海機電公司簽訂土地租賃合同,將鋪面轉租給北海機電公司經營,謀取其中差價,一步步“蠶食”北海機電公司這塊“肥肉”。
        經查,從2007年到2015年間,潘運貴、謝華二人利用這種手段共同侵吞北海機電公司財產共計800多萬元。
     
                         強行推進項目,只為滿足私欲
        2014年,廣西物資集團計劃擴建北海福特4S店,擴大北海市機電公司經營規模。此時,嘗過“甜頭”的潘運貴想的已不是如何去為企業創造價值,而是窮盡一切手段去損公肥私。為謀取該項目的拆遷補償款利益,潘運貴利用職務便利,將項目地址選定在其個人公司名下的土地上,并再次以其親屬的名義與北海機電公司簽訂了土地租賃合同。
        為了獲得更多的拆遷補償款,潘運貴還以虛構建筑物年份的手段,提高土地上擬拆除建筑的評估價格。在項目報建過程中,他故意向物資集團隱瞞了規劃部門不同意報建的決定,使該項目獲得物資集團的同意。潘運貴將項目土地上建設的樓房和商鋪予以拆除,并以其親屬的名義領取了拆遷補償款350萬元。此時,他已徹底淪為了欲望的奴隸,金錢的傀儡,在違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無法回頭。同時,潘運貴為了一己私欲一意孤行,強行推進項目建設,導致該項目建設第一層時,被相關部門依法拆除,造成了物資集團公司的巨大經濟損失。
     
                           企圖用辭職來作為保護傘
        2015年,廣西物資集團紀委曾對潘運貴的違紀違法問題展開調查,但潘運貴卻通過銷毀賬本、提供偽造合同等各種手段阻撓調查。到了2015年底,潘運貴覺得自己已經被紀委盯上,害怕事情敗露,就以身體抱恙為由向集團提出辭職,企圖用辭職作為保護傘逃避國家的監管和法律的懲處。
        然而退休并不等于“安全著陸”。2018年,隨著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監督對象大幅增加,國有企業管理人員被納入監察大網,潘運貴違法問題線索也隨之移送到北海市監委。經北海市監委指定,銀海區監察委員會成立專案組,歷時近3個月,通過對潘運貴采取留置措施,調取了大量的證據,查清了潘運貴的違法犯罪事實。
       
        潘運貴一案,是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北海市查處的第一起國有企業人員腐敗案件。潘運貴作為國有企業的一名管理人員,理應帶頭遵紀守法,努力工作,肩負起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責任,但他卻利用手中權力挖空企業、中飽私囊,造成國有資產流失。對于這種“國企蛀蟲”,就算退休了,也逃不過黨紀國法的嚴懲。隨著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推進,國有企業不斷扎緊制度的籠子,讓黨員干部摒除“退休就安全著陸”的幻想,把人走“查”不涼成為新時代紀律監督的新常態,“退休干部”同樣要受到黨的紀律約束,只要存在腐敗的污點,早晚會被嚴明的法紀查得干干凈凈,印證了那句“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的警示格言。

                                                   市國投集團紀檢監察室  摘錄

    中文字幕亚洲一区一区,国产A级免费黄片,中文字幕国产按摩,亚洲无码黄色网址

    <wbr id="fssj3"></wbr>
    <var id="fssj3"><td id="fssj3"></td></var>

      <u id="fssj3"><bdo id="fssj3"></bdo></u>